(02)第二章:B计划

作者 Odaimoko/影风秦 日期 2017-01-25
(02)第二章:B计划

如果本文让你产生了转载的想法,请务必保留(复制粘贴)下面框里的文字。

书名:Soccer IQ Vol.2: More of what smart players do

作者:Dan Blank

译者:Odaimoko/影风秦
个人主页: https://odaimoko.github.io/

这个不是战术上的B计划,这是针对球员个体的。


第二章:B计划/Plan B

在我的大学时代,我成为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台球选手,甚至好到赢得一些八球锦标赛(译注:eight-ball是台球的一种玩法)。大多数台球选手是这样提升自己的:你找到了用白球把球送进袋子的方法,然后你谙于此道,你进一步找到了方法,好让白球停在你下一个想要击球的地方。至少我是这样的。但是我进步的真正转折点是在于,我已经在做击球动作的时候,能够冷静地从这个阶段退回来(停止击球动作)。

台球是个脑力游戏。有时,你把球杆收回来,一切都很安静,你的注意力非常集中,似乎就在一片真空中——那就是你击球进洞1的时候。但其他时候,在你向后引杆的时候,不知道从你头脑里啥地方冒出莫名其妙的东西。就在你推杆准备击球之前,你就知道你要打歪了。你知道那一击根本不可能成功。所以你干啥了?还是击了球,然后miss。

我在我台球生涯帮自己最大的一个忙就是培养出了一种镇定,让我能够辨识出什么时候会毁掉这次击球,然后离开桌子。我会深呼吸,整理下我自己,重新集中注意力。那我成功的机会就大起来了。相信我,说出这个可比做容易。

这跟足球有啥关系?问得好,听好啦。

我过去和很多棒棒的球员一起工作和学习过,这一章是关于我学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当两个球员的技术和身体差不多的时候,有没有能够迅速改变计划的冷静是衡量一个球员是否比另一个优秀的标准。且听我讲。

你现在要接球了,而且你已经找到了下一条传球路线,而且哎呀我的妈,这一传肯定骚到爆!这妙传可以把防线刺穿,创造一个极佳的得分机会。你只需要轻轻一触球,把它停到你想要它在的地方2,然后那就是一个手术刀。但是哦豁,你停大了一点点3,足以让你的对手把你找到的那条路线封住。你要干啥?

就我所观察的来看,你会强行把球传向那已不存在的缝隙。你拒绝它已经消失的事实,反而紧抓那曾经的梦。你知道它不见了,可以心里就是不承认。结果都一样:对面拿球了。

无论你多渴望那条球路还存在,渴望也不会让它再出现;无论你之前的想法多么出色,你都得迅速接受它不见了,然后开始寻找新的选项4

一个能够把好球员和其他人分开的因素是,能接受半秒前还在眼泪汪汪盯着你的现象级机会现在没了的意愿5,以及能不强行做决定的镇定。当A计划分崩离析了,你就该减少损失,提出一个B计划。

查尔斯·达尔文的进化论的中心是物种能够适应快速变化的环境的能力。那些不能够适应的物种,挂了;那些可以适应的,就会生存下去,并繁荣昌盛。足球也一样。最好的球员可以适应快速变化的环境。

我们开头提到了逝去的机会,但是射门机会也是一样。也许你现在在禁区里思考着,如果球来了,你就迎球怒射,取得一个很简单的进球。但是哦豁,球传到了你的身后,或者它在到你那里之前不受你的控制,你就必须先停好球。地球人都知道这(射门的)机会就没了,你也是地球人。但是绝大多数球员会在那一刻把理性放置,还是射了。然后这脚射门飞到不知道哪里去,或者被最近的防守人员封堵。

当你在对方大禁区6内持球的时候,你就很接近希望之乡7了。你最不想做的就是异想天开地硬来脚射门,化解了后卫困境8。你当然也不想来一发明显会被一抹多后卫9封堵的射门。无论你多想获得称为英雄的光荣,但是回到现实吧。要是你根本不可能进球或者甚至接近球门,你就因为不克制把你们的控球优势耍脱了。找一个能更好利用她位置的队友,把球传过去。如果你有(射门的)机会,甚至半个机会,务必来一脚。但是你要有那份从容与镇定,知道不同10,用不同的行动来响应。

球场是一个易变的环境,这张图片在一直变化着,并且变得很快。(机会的)碎片存在于这些不断变化的不变中11。能够认识到某个点子已经过时,以及调整和找寻一个B计划的意愿,是那条连接很好的球员和真正优秀的球员的桥梁。真正优秀的球员在他们击球的时候总是在实时评估他们的决定。他们还充分准备着,当A计划不可行之时放弃它,不管A计划多么好。

教练笔记

镇静是球员无形而关键的素质。没有这项素质的球员会大把大把地把球权还给对方。一定要在训练课里强调镇定。小范围的分组训练和控球练习,比如说“31”(在第一卷的第八章里那样)(译注:1抢3的抢圈),是用来强调球员需要时不时转向B计划的非常好的训练手段。

小田说

如我开头所说,这个B计划并不是打法的B计划,比如鸟叔经常在后期换上费莱尼加强高空球才是。其实坚持A计划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想当然。足球场上最忌想当然。其实作者所谓镇定和放弃A计划的意愿,并不是本质,本质上他也提到了,是应变能力。

举个例子,变向为什么能够过人?是因为你能够让对方以为你要朝左走,然后他往你的左边移动,你在他移动重心的时候变向,他就会因为惯性被你过掉。这个以为就是想当然;当然也有对方判断对了的情况,那就是你想当然地以为对方被你骗了。这还是得看梅西的,变向、穿裆,其实就是你变不过人家。

所以防守的时候,大家都喜欢喊不要伸脚不要伸脚。伸脚为什么容易被过?因为伸脚在表达了你接下来很长(相对来说,1s在过人里已经算长了)一段时间不可回复的行为——把重心交出去。你不可变的时候,对方可以变化,你就咯屁了。以不变应万变,对方就很难通过变向过你,当然你位置得选好,要挡在对方想要前进的方向。

与应变能力相关的还有一点——观察能力。观察能力其实是很广的一部分。从空间来说,小的比如单刀时观察门将的重心移动和远近角的可能性,中等的可以是观察对手防守之间的空隙、己方防守的空位,大到观察整个球场的局势——需要快节奏还是慢节奏,对方现在想要偷反击还是解围就好,我们现在是不是急需进球——这样来决定整个球队的战术和攻防比重(比如费莱尼)。这一章,或者说这本书都没有讨论大的内容,毕竟是讲细节的嘛。

再举一个例子,这是我们队里的。球在本方禁区里,是该解围,抑或控下来,还是该转移给空出来的队友?禁区里是变化最快的地方,从一个球员在禁区里的行为能够看出他的应变、观察能力的综合素质。如果能够观察到周围没有太大威胁,凭自己能力能送球出去,那相当好;如果直接解围了,那肯定是对环境没有观察。

正好最近的两场比赛有这样的例子……第一个是车子打赫尔城的时候,临近尾声,大卫路易斯在门前的反应极快,停球,然后解围(你也可以看到4号小法在不断的指示着路易斯给摩西。其实他上场之后就一直在给队友指明哪里可以传,哪里有威胁,他是车子队里观察力最强的)。

大卫路易斯反应很快

第二个图是26号早上国王杯,塞尔塔打皇马,达尼洛的乌龙球。可以看到达尼洛虽然在回追,却是全身放松的慢跑,对禁区弧顶的人毫无意识(看球不看人),而且在加速过后也想当然地以为球不会出现在自己那里,至少没有全身紧张起来。

达尼洛反应不及


  1. 1. 译注:原文是make shots,直译是击球,但是根据语境,不仅击球,还成功了。
  2. 2. 译注:原文是 take a touch to prep the ball,直译应该是准备球,意译成停球的那一下也就是准备传球的调整。
  3. 3. 译注:原文是 your first touch is off by just a hair
  4. 4. 译注:原文是and then start shopping for other options,直译购买其他选项。
  5. 5. 译注:原文用的是willingness,含有自愿,乐意的意思,这里有能主动接受事实的意思。
  6. 6. 译注:原文是in the opponent’s 1818意思是大禁区,因为小禁区宽6码,点球点离底线12码,18码是大禁区的宽度。6码约5.5米。
  7. 7. 译注:原文是the Promised Land,意思是上帝允许给亚伯拉罕的地方。
  8. 8. 译注:原文是The last thing you want to do is let the opponent off the hook by shanking the ball out of bounds in a momentary fit of whimsy.这里whimsy本意为奇思妙想,引申为你想强行射门是异想天开,out of bounds意为不合理的,也是形容射门的想法。
  9. 9. 译注:原文是a cavalcade of charging defenderscavalcade意思是马队车队,意译为很多。
  10. 10. 这里的不同,应该是指前面脑子发热地射门和后面合理地处理的不同。你射门其实不一定是强行的对吧。
  11. 11. 有点看不懂原文,我贴上来谁来帮我看看= =
    The soccer field is a fluid environment; the picture is alwayschanging and chaning quickly; the pieces exist in a constant state of flux. Thecomposure to recognize that an idea has turned sour, and the willingness toadjust and find a Plan B. is the bridge between a very good player and a trulygreat one. Great players are evaluating their decision right up to the momentwhen their foot hits ball, and they are perfectly prepared to scrap Plan A if it’s no longer realistic,regardless of how great Plan A would have been.